互联网百科

被“遺忘”的80后:沒有消失,而是成熟了_2

2019-03-11 19:07 生活

被“遺忘”的80后:沒有消失,而是成熟了

被“遺忘”的80后:沒有消失,而是成熟了

2018年年末,網絡紅人papi醬發了段走心的視頻,“覺察时,我發現自己不再年輕了。”1987年出生的她,在末尾感慨道,“我發現現在已經沒有人再提80后,感覺已被整个社会拋棄了,大家已經忘掉還有80后了,感覺很孤獨……”这个視頻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鳴。

進入2019年,最后一批80后也30歲了。前段时間,一篇題為《有一批80后正在集體消失》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我忍不住翻了翻幾位80后好友的朋友圈,他们大都設置了3天可見,即使沒有設置權限,據我的記憶,也是好久沒有發狀態了。當然,并不是所有80后都在朋友圈消失了,一些活躍分子還在,只不過他们所發的狀態中“曬娃”內容多了起来,甚至還有一些80后轉移陣地,玩起了抖音。

这些年,據我在手機、網絡上觀察,不少在校生有什么心情,總要發一條狀態宣泄出来,然而,一旦畢業工作了,發的狀態就漸漸少了。記得我大學剛畢業时,舍友、同學見面,一起扎堆兒抱怨老板、抱怨工作的情況也很常見。这似乎都是成長必經的一个過程,隨着时間的推移,等到經歷了些磨礪,思想上成熟了,才發現自己以前的表現有些幼稚,逐漸地變得克制起来,再也不愿輕易表達自己的心情,而且,動輒就將心情狀態公開,讓天下皆知,只是在暴露自己的“情緒”,并不能解決什么問題,倒不如埋藏心底,隨时間慢慢淡去。

作為一名80后,讓我感覺自己不再年輕了,是2018年在我35歲決定辭職全脫產讀博的时候。和一群90后甚至95后坐在一个教室聽課、學習,我忽然感覺有些不自在,畢竟,我已然是90后们眼中的“大叔”了。再看看各大高校招聘啟事中的一个入職條件——不超過35歲,等我畢業时也快接近40歲了,在年齡上并不具備什么優勢。和博士班上的同學在一起聊天,有人問“打算出国嗎”,我都是當即否定的,孩子都6歲了,自己沒有工資收入,这種来讀書的心情,已經不是我在17年前剛入大學时的那種輕松、新奇和期待的感覺,更多的是一種急迫和焦慮,我不確定未来的職業是什么,未来的生活什么樣,只希望能夠早點畢業,恢復穩定收入的工作狀態。

近些日子,偶爾和80后的高中、大學同學一起聚会,話題自然離不開工作、孩子、體檢,有在官場、在企業工作的朋友,平时應酬多的,也会借機吐吐槽——“平日那些應酬當然不舒服,真不如和老友一起喝喝酒,敘敘舊,但為了工作,也沒辦法。”以前上大學时,一个舍友到了夏天動不動都要喝點冰鎮啤酒,畢業后有次見面,問及他還喝不喝“冰啤”,他卻说:“不喝了,那时候年輕,不懂,太傷胃了!”每每單位組織體檢,身邊的人查出来大、小毛病的屢見不鮮,我们可都是80后,在領導的眼里,正是事業剛起步的“年輕人”,身體垮了,那里還有事業可言。

回想過去,80后成為媒體關注的熱點,應該是在1998~2008年这个时間段,自2009年開始,90后逐漸取代了80后,成為新一輪的關注焦點,2018年則是第一批00后走進大學之年。我感覺,2018年媒體似乎并沒有像當年關注80后、90后那樣,對00后掀起更多的熱潮。也許,大家對这種代際之間的標簽都感覺審美疲勞了,過多的炒作已經沒有太大的新意,又或許,这才只是剛剛開始,還沒進入輿論集體關注的“高潮”。

青年總会成為媒體和社会關注的焦點,这是整个社会、歷史發展的規律,青年身上存在的“問題”,也很容易成為輿論爭議的話題。錢理群先生在他所着《致青年朋友》的《如何看待“80后”这一代》一文中说過:“我在研究近百年歷史时,早就發現,幾乎每一代人都不滿意于下一代,而且批評的言辭都差不多。比如,手頭这篇《老實说了吧》,就是劉半農批評上世紀30年代青年的,说他们不認真讀書、又喜歡亂罵人等等。如今上世紀30年代的青年已經成了婆婆和爺爺,他们對后輩的批評,仿佛也是不讀書、好罵人之類;这歷史的循環是耐人尋味的。”

其實,為下一代人擔憂,總有些杞人憂天,走出校園,社会、生活仍然会給年輕人上一堂終身的課程,年輕人注定要接受工作、生活的考驗和洗禮。80后不是消失了,而是當年那種鮮明的“个性”,逐漸被生活、工作的壓力磨平,他们開始學会忍耐,開始承擔起責任了。时代是不斷發展的,每一代人都要“接班”,終將都会有成為这个社会的中流砥柱的时候。要知道,每一代人面臨的問題,都要靠他们在成長中自己去解決,而旁人大都只能是觀察者、評说者,然而,我们總要保持一種信念,那就是相信青年,給予他们足夠的时間。

胡波 来源:中国青年報

冠心病心绞痛吃什么药最好
养血祛风的中成药
大腿肌肉放松按摩手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