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百科

发财梦诱他抢了炸药库

2018-08-01 11:24 娱乐

在大同人看来,汪武兵属于典型的南方侉子:身材矮小,异常单薄,穷困潦倒,靠下矿卖苦力挣钱。

11月23日,就是这个瘦小的重庆人,制造了大同市最大的雷管抢劫案———11月23日,左云县一煤矿储藏的1.52万枚雷管被抢。

省公安厅、大同市公安局及多个县级公安局百名警力上案,79小时后,案件告破,汪武兵落,被抢雷管被全部追回。

在大同市一居民小区楼房内将全部被盗雷管起获后,后怕得很,1.52万枚雷管,相当于两百吨炸药的威力,一旦引爆,将摧毁方圆5—10公里范围的所有建筑物,波及半个大同城!参加破案的民警说。

诸事不顺开始谋算偷雷管我决定找些人来偷些(雷管)换钱,干完了就回家28日下午,左云县公安局看守所,汪武兵正在被警方提审。

汪武兵,身高不足1.65米,极瘦,宽额头,高眉骨,重庆黔江区人,今年33岁。

2006年开始,他在陕西府谷的一些煤矿打工,很快熟悉了井下各工种。

去年春节过后,他一直在井下干炮工。

这个工种是技术活儿,工资最高。

一个月能挣到五六千元,连矿长也不敢对咱大声说话。

有地位,有钱挣,提起那些日子,汪武兵心生留恋。

然而,美好时光总是易逝。

去年国庆节,他工作的煤矿被勒令停产。

汪武兵来山西转了一圈,发现活计不好找,就回到家乡。

想吃饭总得找活儿干,他家所在的村养殖业发达,村民们多养肉鸡。

将家中仅有的一万元投进去,汪武兵开始小型养殖。

边养边学,这个只熟悉煤矿的男人,将肉鸡越养越瘦,越养越少,今年夏天,他的鸡终于没熬过重庆的酷热,几乎全部死掉。

初入商海就被呛得血本无归,汪武兵决定还是去山西下矿挣钱。

今年8月,他带着1000元钱来到大同,不停地寻找工作机会。

很快,他在左云县代家沟一个煤矿找到了工作,在井下驾驶矿用三轮车。

就是在井下开车拉煤,很不好掌握,很少人会开。

汪武兵总想让警官注意到他工种的技术含量,每逢提到工作,总要反复强调其中的不易。

审讯警官笑笑,并不接他的话茬儿。

这份工作只干了两个月广州钢结构搭建
,煤矿因证件不全被勒令停业,汪武兵再次失业。

接下来,他又开始四处找工作。

身上的钱不停地变少,每天过着最简单的生活。

家里还有两个上小学的儿子等着交学费,老婆不停地催着寄钱回家,我被逼急了。

这样的生活到国庆节后,汪武兵决定改变,矿上有许多人想搞雷管发财,黑市价十二三元一支。

我决定找些人来偷些换钱,干完了就回家。

警方侦查显示,此后,汪武兵开始几天换一个地方打工,最长时间不超过3天,他开始摸情况寻找作案机会。

几乎转遍了左云所有开工的煤矿。

左云县公安局分管刑侦的王杰副局长说,这次他是最基层的指挥官。

最上面有省公安厅下来的大队人马,中间有大同市刑警、特警、治安、危管、交警,加上我们左云的力量压力校验台
,三级公安机关共投入100余名警力。

10月底,汪武兵开始组织力量实施计划。

他将以前一同打工的陈中全从湖北老家叫来,说有大钱可以挣。

陈中全带着亲戚草鸡(绰号)驾车而来,得知要搞雷管,点头同意,遂共同踩点。

11月初,汪武兵联系到买家后,开始有步骤地实施偷盗计划。

蒙面持刀闯进库房行凶本打算搞个几千支,弄万把块钱,没想到里面有上万支其实,我们那是偷,根本就不是抢。

汪武兵始终不明白,自己组织的这次行动,是怎样由偷变质为抢的。

作案前十几天,踩点工作最频繁,也最疯狂。

汪武兵、陈中全、草鸡以及临时叫来的张二,四人住在陈中全在左云小孩沟租住的房子里,早出晚归。

要做大事儿了,他们全都兴奋得吃不下、睡不着,一天只吃一顿饭。

路好走就开车,不好走就步行,他们把左云县域内的大小煤矿全部踩了一遍。

大部分停产,开工的不多。

而开工的大部分高墙深院,值夜的人多,还养着狗,这一发现令他们沮丧。

11月21日下午,左云县管家堡乡办北杏庄煤矿被几人摸到。

院墙不高,好像没养狗,最重要的是这矿一直在生产,里面肯定有火炮。

南方人,习惯将雷管叫火炮。

决定在这里下手,四人分头行动,在县城里各自买可以蒙面的线帽、白线手套,每人还买了劈斧、撬棍、改锥、螺丝刀。

22日,四人从下午闷头一直睡到晚上11时。

等到次日2时,他们来到北杏庄煤矿外,草鸡在车里等,其余三人翻墙而入。

两道铁门的锁都没锁,挂在上面,这让三人畅通无阻地来到存放雷管与炸药的小院内。

此时,棚里的狗并没有冲出来,只是懒懒地吠了两声,随后,值夜人屋内灯亮了。

如果没被发现,我们就偷走了。

但被发现后,我们一咬牙,就冲了进去。

屋内,共有4名三十多岁的壮汉值夜。

事后,他们向警方陈述被控制的经过:眼看着冲进来3个蒙面人,首先灭了灯,手持亮晃晃的家伙,气势汹汹地抵着脖子,不让出声,4人被吓呆了,乖乖地交出雷管库钥匙。

汪武兵割开被单,捆了4人的手脚,再给他们盖上棉被,抢走他们的扔到围墙外,将门反锁。

这才安心到雷管库拿货。

雷管虽然放在保险柜内,却没有设定密码,直接用钥匙打开后,汪武兵欣喜若狂。

本打算搞个几千支,弄万把块钱,没想到里面有上万支。

3人将所有雷管快速运到车上,顺利回到陈中全住地,回到家点货,足足1.52万支。

作案当晚,汪武兵与买家邓乐成通话。

邓再次压价,以每支9元购买。

汪武兵急于得钱,不得不出手。

当晚,邓乐成驾车来到小孩沟,扔下136800元,拉走全部雷管。

4名案犯分成4份,一人得了34200元。

事后,汪武兵再向邓乐成索要8000元,作为主谋的好处费。

唉,邓乐成给的价太低了,我没办法才出手的,少赚很多喔。

汪武兵讲着自己做的大事,不停地抱怨。

作案后第二天,汪武兵的其他三名同伙作鸟兽散状,只有他迟疑了一下。

不知将钱寄回家安全,还是带在身上妥当,一来二去,令他在大同多呆了一天。

这宝贵的一天,为警方的抓捕行动争取了时间!顺藤摸瓜 迅速揪出大买主窗台上、床下、柜子里、沙发下全是雷管,一旦引炸一个,就全炸了案发两小时后,左云县公安局接到报案。

层层上报,当日,大同市公安局刑侦、治安、危管、交警等警力赶赴现场。

下午,省公安厅副厅长李富林带队,率强大的侦破力量前往支援。

当晚,百余名警察集结到位,接下来的3昼夜,警方开始艰难侦查。

大同市公安局长李如林任现场总指挥,协调省厅与市、县各局的合作。

大同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长王文成主要负责抓捕

通过受害人对罪犯体貌特征及口音的描述,刑警初步确定,嫌疑人为南方在同煤矿上的打工人员,重点为四川、湖北、重庆三地。

案发24小时后,四川人与湖北人被排除,重庆人成为侦查重点。

60小时后,汪武兵进入警方视线。

再侦查,寻找与他相识的人。

很快,汪武兵的资料查清,连同图像资料一同出现在大同刑侦支队二大队队长胡彦军手上。

案发76小时后,胡彦军接到指挥部信息前四后八自卸车
,汪武兵乘一辆中巴从左云向大同方向逃窜。

他率领20名刑警驾车追捕,大家身着便装,内穿防弹衣,腋下挎枪。

11月26日中午11时许,汪武兵乘坐的中巴被发现。

刑警驾5辆私家车将中巴逼停,命令车上乘客一一下车出示身份证。

下了十几个人,还没见汪武兵,胡彦军决定上车搜查,我怕罪犯挟持人质,或是有同伙制造麻烦。

汪武兵在中间坐着,3名刑警冲上去,瞬间将汪的手脚摁死,铐上手铐。

看着眼前的一幕,车上的乘客惊呼:警察的速度太快了!汪武兵落后,交待出了买主邓乐成。

马上行动!大同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长王文成带队,来到一居民小区,令邓乐成打开房门。

邓乐成与妻子正在用油漆掩盖雷管上的批号,以便脱手。

窗台上、床下、柜子里、沙发下全是雷管,他简直睡在一座炸药库上。

见此情景,王文成吓得不轻。

雷管比一根烟卷稍细些,前端用两根导线拧在一起,线头是祼露的,触电即炸。

不仅如此,这东西还怕静电。

搬运、移动的过程中,一旦静电引炸一个,就全炸了。

发稿时,其余3名犯罪嫌疑人在逃。

警方正在全力追捕。

本报 康景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