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百科

安安福翻本儿二

2018-08-16 13:38 健康

安安福翻本儿(二)

安安福这个月上白班。他吃过晚餐之后,骑着摩托车,径直来到赌场。他这次来,仅仅只是围观,凑凑热闹。他在观望中,自己的好奇心和寻求刺激的欲望慢慢得到了满足。

第二天晚上,安安福又来了。他仍在观望,进而熟悉了有关赌博的规则,加上对自己的能力和运气的自信,逐渐滋生出一种跃跃欲试、亲自体验的冲动。

第三天晚上,安安福来到赌场,向毛毛虫借了三千块钱。他在毛毛虫这个家伙的撺掇下,便半推半就地参与赌博,走出了赌徒堕落的第一步。虽然不一定所有走了第一步的人都会成为赌徒,但所有赌徒都是从第一步开始的。刚开始,他也只是打打扑克、赌个拨玉米粒什么的。董事长说了这么一句黑话:“开甜!”意思是让其先赢几次,尝尝甜头瞅准机会拉下水。安安福的手气还真不错,第一次赌钱就赢了近一万元,可以抵得上在酒店上班三、四个月的工资。

安安福暗暗得意于自己的运气。他把借毛毛虫的三千块钱还清了。不过,向亲戚潘墩借的三千五百块钱,他还不打算还。他要用这笔钱做本金,去赢更多的钱。

第四天晚上,安安福换着花样玩,手气出奇的好,也许确实他天生就是赢钱的命,这次可谓淋漓尽致,足足赢了五万多元。他终于知道什么叫一夜暴富了。

毛毛虫一见到安安福到窗口兑换筹码,微笑着张口就说“老板精神!恭喜发财!”安安福赢了钱,心情自然特别好,随手扔了三个筹码给毛毛虫作小费。

安安福把借潘墩的三千五百块钱也还清了。为了感谢潘墩,他特地请潘墩吃饭,并且买了近一千块钱的礼品送给潘墩的家人。潘墩见其变得财大气粗,极为惊讶。他这才想起要问明实情,安安福便如实回答,毫不隐瞒。他得意忘形地说:“赢钱来得太快了,手里一把一把地筹码扔出去,就像不是钱一样。”不管怎样,潘墩还是极力劝他,说:“赌海无边,回头是岸。”可他哪里听得见半点意见。

如果安安福在这个时候收手,再加上仅有的存款,就可以满足家人的希望,在村里建一栋红砖房了,这会叫家人多么惊喜啊!

安安福竟然有这样一个谬论:始终相信自己的预期目标会到来。他要用赢到的钱做本金,去赢更多更多的钱。

第五天晚上,说来也怪,安安福手气最旺的时候,赚了一大把,赢了十八万元。赢赢输输,输输赢赢,最后还是赢了九万多元。

毛毛虫一见到安安福到窗口兑换筹码,嘴巴像抹了蜜,张口就说“老板精神!恭喜发财!”安安福赢了钱,一高兴,随手扔了五个筹码给毛毛虫作小费。第二天中午,又邀请了毛毛虫和牛蛙到酒店吃饭。

尽管他赢了这么多钱,他也没有给家人打一个问候一声,更谈不上告诉家人说自己发财了。

第六天白天,安安福就到酒店找了一个理由辞职了。他又对潘墩说,他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工作。当他离开酒店的时候,潘墩还是极力劝他,说:“赌海无边,回头是岸。”可他哪里听得见半点意见美国生孩子
。潘墩本应把安安福辞职的事情告诉其家人,可他却忘记了。

赌博就像吸毒一样,最可怕的是心瘾,它能钻到人们的骨头里、心窝里,把正常的生活全部打乱,根本无心上班或做事,赢了的想乘胜赚一把,输了的想咸鱼翻身捞回来,不管输赢都卷到漩涡里去了。

从那以后,安安福像着了魔变了一个人似的,赌注下得越来越重,有时候一把牌押上上万元连眼都不眨一下。还远远不到一个月时间,安安福就把原来赢的钱输了个精光。毛毛虫和牛蛙也感到非常惊讶。

这个月的最后一天,安安福的父亲便要说他那句永不变更的话:“唉!如果安安福存够钱,在村里建一栋红砖房,那会叫人多么惊喜呀!”他的母亲也说:“只要这个好心的安安福存够钱,我们的境况就不同了。”

这个时候,安安福没有给家人打,也没有钱给家人。安安福变成这个样,其家人还一直蒙在鼓里。可是,安安福这个家伙,为了翻本,竟瞒着家人,借高利贷,变成了一个不顾家的赌徒,走上了一条翻本之路。专门放高利贷的“大耳窿”替安安福取下一个绰号,叫作翻本哥。

安安福始终相信自己的预期目标会到来。在赌瘾和贪婪欲望驱使下,他的理智差不多丧失殆尽,自控力严重削弱,甚至人性也快全无了,他不顾一切地在赌场上搏杀,几乎到了不能自拔、不可救药的境地。也难怪,回望我们的中小学教育给学生灌输的大都是一种愈挫愈勇的顽强精神,在树立人生标杆的时候却忽视了教导学生去理性思考以及学习那种“知其不可为而不为”的理性精神。

安安福为了还高利贷,为了翻本,他首先想到了欺骗亲人。他打给他的大姐说:“我要学会自己创业,请大姐借一笔钱给我。”他的大姐回答说:“创业是好事,我打一万块钱到你的账户吧。”他的大姐然后打了一个给他的父亲。当天下午五点钟,他拿到钱后,就关掉,立即来到赌场“翻本”,结果没过多久,又输了个精光。第二天,赌场工作人员休息。安安福去向潘墩借钱,找了一个理由说,准备建房子,今天到县城买钢材没有带够钱,还欠七千块钱,潘墩二话不说就把钱借给他了。不过,安安福离开之后,潘墩马上打了一个给他的家人,这才知道他在说谎骗钱,他昨天已经骗了大姐一万块钱。

第三天下午四点钟,安安福又来到赌场“翻本”,结果赢了三万多块钱。

下午六点钟,牛蛙和他的伙伴把盒饭运到赌场。只要安安福一过来取盒饭,所有人便都看着他笑。

有的叫道:“翻本哥,你又借高利贷了!咸鱼翻身了!”

他不回答,对牛蛙说:“再要一瓶酒,一瓶红牛。”

牛蛙又故意地高声嚷道:“你一定又骗了你家里人的钱了!”

他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胡说八道!”

“什么胡说八道?毛毛虫昨天上午回镇上到了你家,听你哥哥说的,你骗了你大姐一万块钱。”

安安福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姐姐的钱不能算骗……骗钱!……姐姐的钱就是我的钱,能算骗么?”接着便是一句口头禅:坚持就是胜利,坚持就一定能翻本。众人都哄笑起来。

安安福喝过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

旁人便又问道:“翻本哥,当真可以咸鱼翻身么?”

安安福点上一支烟,猛吸了一口,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

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还欠那么多高利贷呢?”

安安福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最后,还是不忘说那一句口头禅:坚持就是胜利,坚持就一定能翻本。在这个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固定式登车桥

在这些时候,毛毛虫也附和着笑。安安福知道毛毛虫没有恶意,便只好向毛毛虫说话。

他说:“我翻本之后,一定请你吃饭。”毛毛虫回过脸去,不再理会。

安安福便很恳切的说道:“我说到做到,翻本之后,一定请你吃饭!”

毛毛虫暗想,你翻本,等下辈子吧!毛毛虫不耐烦,便轻声偷偷地回他道:“我后悔当初拉你下水,把你害了。不要再往人家口袋里送钱了!”他显出极不高兴的样子。毛毛虫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安安福便又叹一口气。

安安福的父亲打给他,叫他明天回家。安安福为了暂时掩盖事实的真相,也为了不让家人的希望马上破灭,他马上把一万块钱打到了大姐的账户,把七千块钱还给了潘墩。

他回到村里。在安安福眼里,村里的那些瓦屋好像一团团淤血,村子四围的红砖房就好像是未干的血迹,而大地就是时代的衣衫,人就是时代的工具。回到家,家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像欣赏怪物一样。他一回家便拿出一万块钱给了晴岚。然后他给家人一一作了解释。他的父母亲只是希望他踏踏实实做人,不要做违法犯罪的事情,也希望能够早点把房子建好。

晴岚她那美丽的大眼睛满含着泪水说:“我一直都不舍得买衣服,买化妆品。我省吃俭用,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把父亲的希望实现。人生就是这样,且行且珍惜。珍惜才会拥有,感恩才能天长地久。”他听晴岚说了几句,心里的感觉酸溜溜的。

安安福回到家的第二天上午,就对家人说:“准备建房子吧。反正我现在有时间,过两天就去买钢材,我朋友做钢材生意的,他说现在买比较便宜,可以节约好几千块钱呢!”他的家人都觉得行得通。晴岚于是答应安安福先拿三万块钱去买钢材。

其实,家人并不知道这又是安安福在欺骗,他一直想着翻本,想着把输了的钱捞回来,想着还高利贷,也想着家人的希望。他始终相信自己的预期目标会到来。他要用假借买钢材的钱做本金,去赢更多更多的钱。

晴岚拿出三万块钱,他的父亲拿出一万块钱给了安安福。这天下午两点钟,他拿到钱后,就溜了出去,关掉,带着那四万块钱,打的来到赌场“翻本”,结果没过多久,就输了个精光。

很快,就有人把安安福的事情告诉了他的家人。有人,应该指的是毛毛虫。

他的母亲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就说:“胡说八道。”

他的父亲说:“也许是真的。”

他的母亲也怕起来了,吞吞吐吐地说:“清曾,你疯了!竟然胡言乱语。”

可是他的父亲还是放不下心,他说:“嫒梓,最好还是我们两个人,还有他的哥哥亲自去把事情弄个清楚。”

他的母亲在哆嗦。她很快地说:“我想,也许是真的!”

他的父母和哥哥赶紧搭公共汽车来到了县城,找到了酒店。他的母亲叫他的父亲清曾去问潘墩。潘墩说:“安安福没有来酒店。听说拼命赌钱,借了很多高利贷。”

他的父亲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拼命地拨打安安福的,运气还不赖,真的打通了。这时,他的父亲也已开始设计,一步步让安安福上钩。

“安安福啊,是不是钱不够啊,要不要哥哥帮你送钱去?”他的父亲假装不知情。那头,安安福连声说:“是啊是啊,谢谢老爸。”

他的父亲继续周旋:“要是钱还不够的话,我可以再给的。要么这样好了,我要哥哥帮你送钱去。”

这次安安福信以为真了,还真的到了约定好的地点,结果就被哥哥扭送到了家。他对自己骗钱的事实供认不讳。结果,两兄弟吵架,哥哥先出手打安安福。这时候,两兄弟单挑决斗。一交上手,谁也不退让。他们是奋力厮杀的勇士。安安福被哥哥打伤了头。安安福还手,把哥哥摔倒在地,也打得哥哥鼻青脸肿。这场打架,对安安福来说,意义是何等重大,将载入史册,永志不忘。

安安福的父亲埋怨大儿子打安安福,说,“我从来都没有打过他。安安福一出生,我就知道他这辈子是来讨债的。他当兵的时候,我一边想着为他筹钱,一边用电锯锯木板,一不小心两个手指均被锯掉一半;我的脸庞被疯狗咬掉一大块肉,他没有理过;几年来,我小肠下垂,动了几次手术,他没有理过;父母亲的大生日,他也没有理过。”

安安福的母亲也突然很暴怒起来,说:“我就知道,安安福是不会有多大出息的,早晚会拖累我们的。”

安安福一言不发。

晴岚曾给安安福最温暖的怀抱,安安福却给了晴岚最痛心的玩笑。晴岚不停地摇头,哭哭啼啼地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口碑有多坏,活这么久还是很失败。现实没指望,怎能不慌张。幸福没保障,难免会惆怅。这样的婚姻,岂能地久天长。我何必还跟着你这种无赖!”

晴岚看到安安福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心灰意冷,准备跟他离婚,扔下孩子回河南娘家。安安福便在晴岚面前下跪,发誓说下次绝对不再赌博了。晴岚毕竟是女人,最终还是原谅了他。他接连两天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哪里都不去,甚至把也关了。可是第三天,他想到了自己借的高利贷,利息高得惊人。他害怕了,怕放高利贷的人跑到家里来追债;怕家人,尤其怕得了高血压的父亲知道债台高筑之后,受不了刺激。

安安福的确长久没有到赌场了。赌场没有他参与,也照样热闹得很。

有一天晚餐,牛蛙忽然说:“翻本哥长久没有来了。”

毛毛虫说道:“他怎么会来?……他被他的哥哥打伤了。”

牛蛙说,“哦!”

“他总仍旧是骗。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欺骗到自己的家人那里去了。自己的家人,骗得的吗?”

“后来怎么样?”

“怎么样?先是吵架,后来是打架。”

“再后来呢?”

“再后来被打伤了头了。”

“打伤了怎样呢?”

“怎样?……谁晓得?许是要住院几个月吧。”

牛蛙也不再问。

又过了几天。在一天的晚餐时间,安安福来了。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他见了牛蛙,便说道:“盒饭一个,烟一包,酒一瓶。”

牛蛙说:“翻本哥么?你还有钱喝酒呢!”

安安福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我又没有欠你的钱。”

牛蛙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翻本哥,你又骗了钱了!”

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

“取笑?要是不骗,怎么会被打伤头?”

安安福低声说道:“不小心碰到捕鱼摇钱树
,碰,碰……”他的眼色,很像恳求牛蛙,不要再提。

此时已经聚满了赌客,便都笑了。不一会,安安福喝完酒,吃完饭,点上一支烟,便在旁人的说笑声中,离开了赌场。

安安福还总是控制不住,总想着能翻本。他狠狠发誓:最后一搏,不管成败与否,与赌博决裂。晚上九点钟,安安福又借了四万元高利贷。这次他的运气非常好,最终结果,赢了七万多元。他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其实,他知道,如果输了,后果不堪设想。从这以后,他再也不赌了。可是,他还欠那么多的高利贷呢?毛毛虫会帮助他把问题解决。

一天上午,毛毛虫开车回到当当镇。他来到了安安福的家里,温和地说:“安安福赌钱输了,向放高利贷的‘大耳窿’借了高利贷,他这次自己还了七万元,我帮他还了四万元,不过得用你们家建房那块地皮作抵押,之外,他还欠我六万元。”

他的父亲顿时脸色煞白,两眼呆直,哑着嗓子说:“啊!啊!原来如此......如此......我早就应该知道了! ”

他的父亲,是那么惊慌失措。他的母亲嫒梓赶紧对他的父亲清曾说:“你先坐下吧!你有高血压,别着急。”

他的父亲坐在椅子上,结结巴巴地说:“也许是真的!”

然后他的父亲就问:“嫒梓,咱们怎么办呢?”

他的母亲马上回答道:“你有高血压,别着急。我们想办法找到安安福,就真相大白了!”

他的父亲拨通了安安福的。通话两分钟后,父亲突然低声嘟哝着:“出大乱子了!”

安安福的母亲也与上次一样,突然很暴怒起来,说:“我就知道,安安福是不会有多大出息的,早晚会拖累我们的。”

他的父母亲坐毛毛虫的小车到了县城。不多久,安安福出现在父母亲面前。他的手里还攥着一罐红牛,他的脸狼狈不堪。他的母亲着实吓了一跳,直望着他说:“你简直是疯了!”

她没再往下说,因为清曾对她使了个眼色。后来大家都不再说话。安安福跟随着父母,搭公共汽车回当当镇。

安安福的妻子晴岚还是同上次一样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口碑有多坏,活这么久还是很失败。现实没指望,怎能不慌张。幸福没保障,难免会惆怅。这样的婚姻,岂能地久天长。我何必还跟着你这种无赖!”

好好的家庭就这样散伙了,晴岚撇下孩子,跑回河南了。安安福,他像个废人一样,眼神里一点光亮也没有,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垮了。他的儿子跟随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自此以后,在赌场,又长久没有看见他。到了年末,也没有看见他。再到年末也终于没有见——大约翻本哥安安福的确戒赌了。

到现在,仍未见安安福在村里建一栋红砖房。九岁的儿子,仍不知道妈妈在哪里,但他知道自己的父亲一直在相亲,且有一次被骗婚,被骗去两万多块钱。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