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百科

阿里巴巴登陆纽交所该感谢谁

2018-08-16 13:36 美食

我的微博好友劳丽诗是一名淘宝店的店主,她的店名叫“劳丽诗的雕宝”。9月19日晚间,她将以淘宝店店主的身份,和其他七个人一起敲响纽交所的开市钟。在此之前,她有一个更为受人关注的身份: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跳水冠军。

八个普通人敲响开市钟,迎接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正式登陆纽交所。在此前,经过巡回路演,阿里巴巴将每股发行价确定为68美元,筹资额将为218亿美元,创下了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IPO记录,按此发行价计算的公司市值将达到1676亿美元,超出全球竞争对手亚马逊的1500亿美元而成为美国资本市场市值最高得公司之一。

阿里巴巴登陆纽交所并创造最大IPO的记录,无论现在还是未来,都会是一个极具里程碑意义的事件。根据相关统计,2013年中国电子商务总交易额已经超过10万亿元,其中络零售交易额约为1.85万亿元,平均增速达80%。从而使得中国络零售市场规模在2013年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络零售市场。尽管从营收看,亚马逊2013年的营收为745亿美元,远超阿里巴巴的525亿人民币的营收。但很显然,中国的市场前景和高成长性使得投资者更看好阿里巴巴的未来。根据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电子商务“十二五”规划,中国电子商务交易额到2015年将翻两番,突破18万亿元人民币。其中,络零售交易额将突破3万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超过9%。在阿里巴巴的市值超过亚马逊的同时,全球电子商务的权力中枢也正在从美国向中国东移。

很显然,这是一个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崛起奇迹中创造的奇迹之一。阿里巴巴的成长如同一个神话故事,让很多人去探究其中的奥秘。在中国这么一个难觅真正具有国际影响的创新产品的情况下,一个全球最大电子商务公司的兴起的确令人着迷。芝麻何以开门?在中国现有的土壤和环境下,阿里巴巴究竟是一个特例,还是代表着中国在创新领域的崛起?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似乎远比热炒阿里巴巴背后的花边更加有意义。

事实上,在金融危机之后,创新已经成为全球最为关注的话题。从人类经济发展的基本脉络看,每一次的金融危机,事实上都为下一次的经济跃迁酝酿着巨大的创新动力,一个国家的创新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条件?美国着名金融投资专家威廉·伯恩斯坦在其畅销书《繁荣的背后:解读现代世界的经济大增长》一书中认为,1820年以来,人类经济增长速度显着加快注氧仪
,关键的因素是技术创新的大爆发。他将发明创新的前提归结为四个因素:财产权、科学理性主义、资本市场以及交通和通信技术的改善。在伯恩斯坦看来,一国繁荣的关键是与之相关的制度,即人们在其中思考、互动和从事商业往来的框架。精读全书,笔者深深地为其雄辩的逻辑说服。很显然,私人产权的保护是创新的动力,而科学理性主义是创新的思想基础和前提,类似于科斯所言的思想市场;资本市场的重要性,今天的国人更是认识深刻至灵魂和骨髓,至于交通和通讯,更是成为时下正在热议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核心话题。

很显然,在时下的中国,除了交通和通讯,其余的三个条件在极其残缺常州纹绣培训
。以金融和资本市场为例,中国封闭僵化的金融系统事实上不仅难以为中国的创新战略提供强大的支撑,反而因其落后和某种程度的垄断成为中国创新战略的巨大阻力。回到这次阿里巴巴纽交所上市,中国国内很多人都觉得很遗憾,可是,暂且不论中国的资本市场是否能够撑起这个巨无霸。事实上,在推动创新方面,中国的金融体系真的已经完全落伍。有点幽默地是,过去30多年,金融大多为政府主导的产业服务,但政府主导的绝大多数产业在创新领域几乎完败,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中国的汽车产业和最近的光伏产业。而互联企业在当初兴起的时候,因其巨大的风险和烧钱效应,国有资本是严禁进入的,不仅严禁进入,国有银行和金融机构也是不允许给互联公司融资的,这样的结果反而逼得很多互联企业到海外融资,并为了以后海外上市的方便而通过设立离岸公司的模式使自己在法律意义上成为了一个外国公司。如果不是寻求海外融资,在中国现有的金融体系和资本市场下,阿里巴巴不要说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重庆丛林探险
,就是活下来已经是很大的奇迹了。这次阿里巴巴的上市选择,事实上再次印证了中国金融竞争力的短板。阿里先是选择到香港上市,但香港严峻的法律制度不允许阿里在合伙人制度上的安排,阿里于是选择了美国纽交所,但国内市场从来都没有成为阿里上市的选项,哪怕分拆业务。不痛下决心改革中国的金融系统,这种尴尬还会继续。

回到当下的中国,宏观经济正在面临金融危机之后最严峻的下滑的考验,究竟是再次祭起刺激的大旗,把房地产再次刺激起来,让房地产救中国,还是下决心调整结构,通过制度层面的激励和修正,真正形成李克强总理所讲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局面,答案是不言自明的。事实上,本次金融危机发生之后,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高技能、高才智的劳动力才是维持经济竞争力的基石。如果房地产真的能救经济,精明的美国人为什么不这么干?美国经济学家菲尔普斯就一针见血的指出,过度的房地产投资会抑制创新,“要想恢复经济活力,再次实现增长,美国人需要克服对房子的酷爱。”

在笔者看来,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已经积累了非常好的创新的元素和土壤,“微创新”无处不在,愿意创业的年轻人更是远远多于10多年前。基于此,笔者一直不同意中国没有“创新”的说法,并且联合一些机构一起发起了“寻找中国创造力”的活动,我们发现,事实上,在技术创新层面实现突破相对容易,但如何形成大家都去创新的氛围,构建真正的激励和推动创新的制度框架,在包括金融体制上如何改进,使得金融成为创新的最大动力,这才是最难的。

国人对李约瑟之谜并不陌生:尽管中国古代对人类科技发展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但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有点伤感地是,你会发现,这个问题在时下的中国缺仍然具有那么强的警示作用和生命力:中国经济规模已经在迫近美国,为什么中国的制度不能造就更多的像阿里巴巴一样的创新企业?

标签: